今日  张家口新闻网-- 张家口日报- - 张家口晚报- -在线投稿-在线订阅-往期报纸-常见问题-帮助    
  文章搜索:
用户名:  密码: [注册] [找回密码]  
  当前位置:20201017期 >> 第A4版:长城
连载
走近官厅湖
  

南谏君

  这举措, 这手笔, 何不大智大勇, 神来之作?!
  而这蓝图制定者背后那审时度势, 呕心沥血的故事,大家就可想而知了。举个简单的例子,偌大的湿地公园,复杂的地形、地貌,多少溪流河叉,沟坡土坎;多少林间洼地,湖岸滩涂……他都熟烂于心,了如指掌。 只要他想去任何一处一地,都不用工作人员引领;而往往工作人员还没到,他却早已风尘仆仆地立于湖边……
  再说那可歌可泣的英雄交响曲。
  虽然目前我们看到的仅仅还是湿地公园一期工程,可为其付出辛劳和汗水的建设者们,却不知已默默奉献了多少个不眠之夜, 多少个晨昏月夕。尤其在狼山乡采访过程中,我深深被那些朴实的乡村干部们感动,他们既没抱悔抱怨,更无豪言壮语, 有的只是他们为工作下到了最基层, 几个干部伙住两间民房的场景———小炕上挤着三床被子,地下还要硬摆几张床,而且一住就是一个多月。一个多月里难有回家之念,有想念也咬牙挺着不回家;自己生火做饭,或没时间做饭就一箱箱买干脆面。 田野地头里一天天风吹日晒,每人的脸庞都粗糙之极。采访中他们自己形容自己,说:那脸啊,黑红黑红的,就跟喝了大酒似的。有个女同志夜里方便,竟然被院里农户的狗, 差点扑断链绳给咬了。 尤其土地流转、地亩丈量,都得和村民磨破嘴、跑断腿地做工作。白天村民外地打工的多,就得等夜里回来,再一趟趟去家促膝谈心。 而乡村的夜却是那么的黑,那么的暗,几次回住所路上,都险些和大树拥抱,差点和土墙接吻。有个同志采访中很真诚地说:辛苦不怕,再辛苦咱也是为了工作。 可就怕那工作不顺畅。 哎哎,要是工作顺溜了,再黑的夜晚往回赶,星星也像月亮;赶上工作不顺了, 再明的月亮也似星星一般……多么令人感怀的话语啊。
  尤其这故事,这人物,这话语,在如今社会和职场,很难想象他们的真实存在,而他们就那么年纪轻轻地,活生生地,无怨无悔地工作在湿地公园建设中。
  他们不是英雄,却胜似英雄!
  那么,他们这虽没有血水,却涌满汗水和泪水的英雄之曲,又是基于啥地心怀,啥地情感为我们谱写而来呢?
  采访过程中, 有次和一位比较熟悉的县领导聊,他的几句话让我似乎茅塞顿开。虽然他也喜文爱墨,且肯学而博学,可谈到那些为湿地公园的奉献者, 他却极为朴实地说: 那都是因为爱。就像爱自己新房那样地爱,就像爱自己新房装修那样地爱……
  而他也正是这建设大军中的一员。
  在多次采访之后的一个周末, 我又单独驱车去叩拜了一次官厅湖。
  当我重新站在那熟悉的波浪翻卷的大湖边,竟然不由地连续抽下了半包烟。脑子里翻来覆去想过好多事,好多人。返回来瞅瞅还天色尚早,又拐进湿地公园新修的柏油马路,停车到芦荡飞雪,长河枫林,静湖翠影,牧场风情……几个景点,走走栈道,望望湖面,看看风景。看着看着忽然心里有种冲动, 便转身把车直接开进了附近一个小村。这小村确实不大,街面却异常热闹, 有多个施工队正在几处新扎的房基上大兴土木,再往前走就看到几家竣工的门面房,已经高高地悬挂起鲜艳的招牌,不是乡土农家院,就是休闲民宿宾馆, 明晃晃地显示出他们对未来游客的期望。 甚至有的门店已经飘出馋人的味道,我却没有停下被诱惑的脚步。而是就那样悠闲地在村街里走, 走着走着竟然拐进了一处敞着木门的院落。
  那院落占地不大,却显得异常静雅。灰黑的砖石砌墙,椭圆的树墩铺地,一棵茂盛的海棠树罩在院子里,树下正有一老农面向一张木桌子,坐着一个小马扎,安静地抽烟、喝茶。 烟是那种本地旱烟叶儿,茶是那种廉价小花茶。 这时,忽然因了我的脚步,那海棠树似晃非晃地动了动,满树红红的小果子就一摇一摇, 几乎要坠落老农那茶杯似的,我紧着喊了一声:大哥! 老农才一边仰脸,一边欠了腰身,问:有事吗? 我说没事,就随便走走。老农说:是不又下乡来了?大星期天的也不歇着!我说不是下乡,就是到这里走走,随便走走。 老农听得似懂非懂,却开始张罗要给我倒水沏茶。 我一边掏出口袋儿的香烟递一支给他, 一边随手拿过老农用柳条儿自编的旱烟簸箩,捡起桌上的卷烟纸,很快突突地在手里卷好点着抽起来。 老农就愣愣地望着我,说:你,你也会这么卷?这么抽?我说:会啊,小时候就会这样卷,这样抽了。 老农就向我一拍手,呵呵笑起来;笑得那么开心,笑得那样舒展。 后来老农笑着告诉我,自从他家的土地流转之后,孩子们就再不让他忙乎别的了, 让他和老伴儿安心地守在这小院里,慢慢悠悠地享清福哩。
  将要离开时候,已经天色向晚。
  我站在老农家安静的小院门前, 迎着官厅湖徐徐吹过的那种潮乎乎的秋风, 心里忽然那么激动地想,假如哪天我也退休了,也有像老农大哥的日子该多好啊。 夏天回老家大淖边的村舍里,和惦念和牵挂我的乡亲们,喝口小酒儿,吃盘小鱼儿;秋天再回到官厅湖畔来,与我的同事好友,在湿地公园这边的一所院落里,一张木桌上,品杯花茶儿,吃碟海棠……
  这是多么奇妙,多么惬意的憧憬啊!
  而这奇妙而惬意的憧憬似乎离我已经不远。
  (完)

  转自《中国作家》2019年第12期

 本文评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评论数()  更多>>
评论正在加载中...
 发布评论
 用户名: 密码: 匿名
最大长度:500 还剩:500
更多>>  近期报纸查看
 
 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
·走近官厅湖
  本文所在版面
【第 A4 版:长城】
«上一版 下一版»
关于我们 | 版权声明 | 服务条款 | 广告刊例 | 主要业务
新闻中心:0313-2011753 Email:zjkxmt@163.com 商务合作:0313-2051987
冀IPC备13000906号-1 冀新网备:132012008 张家口日报社新媒体中心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
Copyright©2008-2012 By www.zjknews.com All Right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