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  张家口新闻网-- 张家口日报- - 张家口晚报- -在线投稿-在线订阅-往期报纸-常见问题-帮助    
  文章搜索:
用户名:  密码: [注册] [找回密码]  
  当前位置:20191019期 >> 第A4版:长城
■花地
闲游堡子里

  

白冬平

  有人说: 旅游就是从自己待腻了的地方去到别人待腻了的地方。 我们总想着外面的世界如何精彩, 却视而不见家门口就有的如诗如画的风景。
  老公说: “走啊, 去堡子里。 去看看古人的民风民俗,去看看老张家口人生活过的地方”。
  堡子里是张家口的旧城区。有过衙门, 有过钱庄, 生活过形形色色的商贾旅人。 它已有近六百年的历史了, 是国家3A级旅游风景区。 我们停稳了车子, 步行而下。 巍峨的门楼上镶嵌着 “张家口堡”几个大字。天气热, 人不多。 老公总笑说我出门旅游是上车睡觉, 下车尿尿。 总得先找个卫生间吧!奇葩的是这里的厕所不写男女,右边的是 “娘子”,门帘上画一头戴珠冠的美花旦; 左边的是“官人”,画一面相俊美的小生。这别出心裁的区分, 居然逗乐了我。
  我们沿着老街道走走停停,几乎每家都留有旧式的门楼。仿古的能够看出来人为的齐整痕迹, 那些没有被修缮过的虽然显得残败不堪, 可却是人们喜欢看到的。就像是美女整容,整的失去了原貌, 反而会弄巧成拙。 街门楼看上去还真是气派。镶有兽头的瓦当一字排开,两边的墙垛子上真可以说是雕梁画柱了, “故园风景依然在。三顷田,五亩宅,归去来”。 尤其有一处似灯笼的造型, 惟妙惟肖, 飘着的穗子虽经历了百年, 现在看上去仍然像是迎风在飞舞。
  进每家的街门楼都有两三级的台阶, 石条砌成, 台阶面平整。 两边靠墙各有一个像鼓状的石墩, 每家每户都有。 有的石刻特别明显, 像连年有余里的鱼; 亦或像一柄玉如意,而有的就只是两块表面坑洼的圆形石墩蹲在墙角。 台阶是被木制的厚而高的门槛隔出里外。门槛估计是因为常常有人进出,所以中间磨的很低。 有的还打上铜钉, 连门上都打有。 两扇门也是木制的,看上去厚而沉。没有现代的合叶, 只是门上面修理出的凸起穿进门框上对应的孔里, 历经几百年依然开合自如。 不得不佩服老祖宗的精巧匠心。
  迈过了石阶, 才下院落,院落一般低于或平行于门前的台阶, 走几步, 入眼处便是一座影壁。仍然是每个院落都有。有的保存完整, 有的却只能看出模样了。 有一家的影壁砖雕的特别清晰, 灰色墙面上雕刻的云纹, 荷花瓣勾勒的花边以及正中的 “燕禧” 两字, 活脱脱就是一幅立体的中国画。
  进了院子, 低矮的屋子就显得有些破败了。 挂着灰色旧瓦的房顶上杂草丛生, 屋檐下显露出的椽子是年代久远的黑。不规整的门窗有的上锁, 有的屋子里传出晋剧 《打金枝》 里的咿呀声。我们不便进去打扰,倒是院子里摆放整齐的花花草草吸引了我, 什么样的花盆都有, 瓦罐, 脸盆, 塑料桶。 花是极普通的, 有步步高, 太阳花, 洋绣球类的, 瓦罐里的薄荷油绿绿的。 废弃的水缸里栽种的豆角开着花都已经爬上了架。
  穿过那条幽深的巷, 便能看见玉皇阁。 四周有围栏, 还正在修缮中。 我是否应该数一数, 通向玉皇阁那长而高的石梯,一共多少阶呀!这段石梯,是我的婆婆儿时玩耍过的地方,这里有她曾经提起来就会落泪的往事。 婆婆小时候父母死的早, 她的舅舅就在玉皇阁附近居住。 没吃没喝的日子, 八九岁的她常常背着她的弟弟来舅舅家暂住。 那天弟弟睡着了,婆婆就把他放在了玉皇阁的高搁台上, 自己跑着玩去了。 弟弟一个翻身, 从高高的石梯上滚落下来, 没多久, 弟弟就死掉了。 婆婆常常把这段往事讲给我们听, 话语间充满了对弟弟的愧疚和对旧社会心酸往事的无奈! 老公在玉皇阁的石梯上伫立了许久, 他定是思念起自己的妈妈, 想起妈妈曾经讲过的故事……
  玉皇阁的后面便是护国寺,也就是财神庙, 庙院里干净整洁,香客不多,商业味道不浓。庙里供奉着文财神比干。 念一句 “南无阿弥陀佛”,套用一句贴在大门上的话语: “世上唯有千般好, 平安胜过一切福”。平安至上!
  由北向南走, 经过 “关帝庙”。便能看见一座气势雄伟的楼。 站在楼上, 由北向南望过去,是钟楼。由南向北看上去,是文昌阁。 城楼下是四个相连的巨大的拱形门洞。 门洞中间的顶部被一个巨大的似钟的苍穹笼罩着。 老公说: 这就是张家口有名的四门洞, 东西南北通透,燕子不时地在洞顶振翅。
  往西穿过一条巷, 抡才书院便坐落在此。 “抡才” 意为选拔人才。 书院里画着一幅“杏坛讲学”图。慈眉善目的孔子在谆谆教诲, 弟子们表情各异,却个个儿都听的聚精会神,如痴如醉!
  畅游在堡子里的每条街道上, 欣赏着浑然天成的古老建筑。 抚摸一下老宅墙角转弯处的拴马石; 坐一坐石梯旁的莲花墩;踏过大青石砌成的墙基;凝视着老屋外墙上的大铁钉;拍张厚门槛下的出水口; 以及推开古老院门出来的白发苍苍的老奶奶; 水井边正在取水的驼背老爷爷, 一砖一瓦, 一抷泥土, 一根木头, 存在过, 见证过。 无论岁月如何沉淀, 时代如何变迁, 亘古不变的乡风乡韵, 孕育着人杰地灵的一方水土一方人。

 本文评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评论数()  更多>>
评论正在加载中...
 发布评论
 用户名: 密码: 匿名
最大长度:500 还剩:500
更多>>  近期报纸查看
 
 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
·闲游堡子里
  本文所在版面
【第 A4 版:长城】
«上一版 下一版»
关于我们 | 版权声明 | 服务条款 | 广告刊例 | 主要业务
新闻中心:0313-2011753 Email:zjkxmt@163.com 商务合作:0313-2051987
冀IPC备13000906号-1 冀新网备:132012008 张家口日报社新媒体中心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
Copyright©2008-2012 By www.zjknews.com All Right Reserved